我在國外讀大學的期間,曾經短暫休學一陣子回台灣,順便在南部的一間旅館打工幾個月。

這是一間號稱三星級的國際飯店,我原本只是想去應徵他們的服務生來順便殺個時間、轉換個心情。

結果做不到兩個星期,因為老闆看我外文能力好,又有在國外旅館打工過的經驗,就讓我跟兩名30餘歲的老鳥搭配,開始當起大夜班的櫃檯了。

從晚上十一點值班到早上七點的大夜班,是相當多采多姿又驚險刺激的!

許多一般不會攤在白天陽光下的齷齪骯髒弔詭怪事勾當,一到了夜幕低垂,就迫不及待地跑出來了!

首先,我上班的第一天,就見識到了兩名老鳥的滑頭本事:

他們知道住北部的老闆很少南下來查勤,更甭提是我們這處於半夜一般人睡眠時間的大夜班。

所以他們兩人「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早就自己備好睡袋,一等到上班後一小時的半夜十二點一到,就馬上在櫃檯後打起地鋪呼呼大睡了。

只留我這一名國外回來的夜貓子菜鳥,傻呼呼地全神貫注戒備著。

反正我本來就是天生的夜貓子,剛好也可以利用上班的這段時間內無客人需要的空閒,看看書寫寫作,順便想想再來回美國後的下一步要做什麼?

而我在這段打工期間內,也的確從未打磕睡過,更遑論是拿睡袋來打地鋪了!

幾天後的凌晨兩點多,正當兩名老鳥睡得酣熟,跟我們櫃檯同一方向、面對大門的電梯,門突然數次開開關關卻一直不見有人出來。

我當下倒沒聯想到靈異事件,只是以為是電梯故障。

當我正走出櫃檯想要檢查時,一個矮胖的中年白人男子咻地全身赤裸地跳了出來。

原來他是個喝得爛醉到裸奔、卻忘了自己房間號碼的瑞士籍機師,而且他還把一些衣物散落在不同的樓層。

因為怕他又在我去各樓層撿東西時亂跑,於是我就只好帶著這個一手抓著自己鳥鳥的機師,到每一樓層察看是否有他的物品遺留著,最後再送他回房。

也還好在這約二十分鐘的期間,沒有客人上門或有房客需要我們客房服務、也沒有任何房客離開房間。

不然他們可能會懷疑我是否在跟外國機師大搞斷袖之癖的「斷背旅館」篇(The Brokeback Hotel),搞不好有人會嚇得退房說!

至於我們的老闆雖然看來長得很像黑道,卻有非常高尚、其他同業少有的堅持:

那就是本國際飯店,是絕對不主動提供情色服務及資訊的!

所以房客若有那方面的特別需要,只得自己從外面找,關於這一點我們倒也不便干涉。

所以,就不時可以看到各家鶯鶯燕燕、牛郎和偷情者們,在我們那約十五坪大的大廳內,公開交易談起價碼來了。

在我打工的短短兩個多月期間,就有看到許多氣質很好、服裝品味高尚的淡妝美女竟是提供全套性服務的應召女郎,而且跟客人談起價來有如潑婦罵街,從此令我日後對任何的美女,不管氣質型或辣妹型,都些許抱有一種先入為主的懷疑。

而幾位來自於外縣市的小開長期房客或常客,竟然偷偷地或光明正大地,在本市包養大學大專的女生或一般上班族:

像有一次,見到一位短髮俏麗、穿著襯衫牛仔褲的可愛大學女生坐在大廳內等人,手上還捧著一流學校圖樣的袋子跟課本在翻看跟畫重點。

因為要等的人一直沒下來,她還叫我先幫忙打房間電話。

沒想到她在等的,竟然是一位年約近五十、每隔兩週末都會開高級賓士車帶著他仕女型的太太,跟一雙長得很俊美的雙胞胎姐弟,南下投宿我們這飯店的台北居家型好男人。

甚至於我前一晚才剛幫他泊完車哩!

好男人下來後,大學女生就迎面抱了上去,嬌嗔地說:「好想你喔!」

男人在額頭上給大學女生一個吻後,便問她:「我也是,考試考得如何?」

因為我的國內友人也是讀那間一流學校的,所以我知道當時的確是在那一間學校的考試期間,因此以我身為大學生的直覺跟同理心判斷,看來這女子是真的女大學生沒錯!

而且這些對話,就在我這外國大學生的面前,自然、開放、大聲地進行,好像我根本不存在似的!當場又是讓我差點眼鏡掉滿地。

兩人交談一下後,女生就把印有學校圖樣的袋子跟書交給男子,然後摟著他的左手坐電梯上樓去了。

之後我送東西去他們樓層上的另一房間,從走廊上就可以聽到他們房內傳來女生時而嬌嗲時而放浪的叫床聲、而台北紳士居家型好男人則以學狼嗥來配合女生的叫春。

剛好有別的房客迎面走過來跟我在他們的房間前交叉而過,我一邊強做鎮定、一邊跟客人微笑打招呼。

客人似乎也聽到了那叫聲,很有默契的給我使了個眼神。那眼神好像在說:「嗯,這一對情侶真猛!」

進了電梯要下樓,雖然在國外也看了不少開放的例子,但心裡真的仍然很難置信這是事實。

當一兩個小時後女大學生自己一個人下樓,要在夜色中離開時,我還得強忍情緒跟不解,鎮定地裝出職業性的純真爽朗笑容,對著她說出:「謝謝,請慢走。請再度光臨!」

而女大學生她禮貌性的對我回眸一笑,卻又是那麼地清純可愛!

雖然我也知道她對我毫無興趣,但那笑靨依然是那般地令我印象深刻跟難以釋懷,直至今日都是!

當時台灣景氣很好,我們隨便幫客人開個車門、送個東西到房間,就有一兩百台幣小費可拿。

我也大大利用外文能力的優勢,幫台灣商人跟他們的外國訪客翻譯。

有一次,光翻短短的兩句外文就得了兩千大洋,真是好賺!

那兩千新台幣可是比大多數上班族一天的薪水還要高耶!

一個月下來小費隨便拿就超過二萬,而我當時的月薪也才不過二萬八而已哩!

另一個我們大夜班可以賺外快的途徑,就是去幫房客買外食。

我們的旅館餐廳基本上晚上十一點一到就關了。所以在那之後若有房客懶得出門,又想品嘗本市有名的小吃,這時我們的賺錢機會就來了!

我們(通常是我這菜鳥)會騎車到僅兩分鐘路程外的小吃集散地,幫房客買回他們想要的餐點。

然後,再拿到旅館餐廳廚房內,放到印有旅館招牌的精美碗盤中,加上廚房中的現成小道具重新擺飾一番(還好,這也難不到有拿過美術系獎學金的我)。

這樣一來,一份八十元不到的平價餐點,突然變得有如法國米其林三星料理、或日本懷石料理般精緻高雅。

我們就可以改為索價兩三百(有時擺得漂亮,老鳥還要我向客人收五百哩!),還不加上送到房間時領到的小費一百塊!
一個晚上如果生意好的話,還有十來趟可跑說!

還有一種A錢方法:

就是不依規定,先由老鳥選定幾間較低樓層未有人住宿的房間,把本旅館原本十一點半後一律取消的休息費用照收,而不收較高的過夜費用,然後錢由我們大夜班櫃檯自己收起來。

因為不時會有客人半夜一男一女進來,問說可不可以休息。這些組合可能是飢渴的男人跟臨時找到的流鶯、跟家人同住半夜偷溜出家或學校公司宿舍的學生或上班族群情侶。

至於同志,老鳥說他們有遇過,兩男或兩女都有,而我則沒有遇到過。

多P大炒飯在我打工期間也沒遇到過。

當時主題式的汽車旅館尚未興盛起來,而便宜的賓館房間太髒太老舊、更高級的飯店不是太貴住房規矩太硬就是還沒建好,所以給了我們這一群大夜班不少「歪哥」的空間。

我想現在應該不太可能有這種情形了吧!

但是要在客人辦完事後,立刻由身為菜鳥的我上樓推著掃房車去整理房間回復原狀,等待下一攤上門的恩客及鶯燕。

於是客人、櫃檯皆大歡喜:

客人他們不用付較高的過夜費,至於我們櫃檯則可以一房兩賣三賣,而且錢全入口袋。

才短短幾個月的打工,趣聞怪事驚險可多著哩!下次有機會再提。

【中國時報浮世繪03/12/08 刊出】

喜歡此篇文章的,請別忘了到標題下方去按個讚、或者分享出去!好心有好報!祝您得眾神相助,好運財運滾滾來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