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年前投稿報紙有刊登出來的舊文章)

在手機的機型跟功能推陳出新、大家都在拼命換手機、許多年輕人不到兩個月就換一支新手機的當兒,連我也差一點禁不住物質過度消費的誘惑。

我有一次差一點就在手機店裡,想把我原本只要再花個幾百元修理一下、就可恢復原來功能的已經使用了兩年半的二手手機淘汰,換成另一支三千多元的剛出廠一年手機。

而當時店內幾位坐在我旁邊、看來還沒啥工作經驗的大學生,正準備要從幾款最新、配備彩色螢幕、數位相機、網路遊戲下載、電子郵件傳送等多項花俏功能,售價從一兩萬起跳的手機中,選擇自己所喜歡的機型。

正如更早幾年前的我一樣,此刻的他們也許有闊爸爸、也許擁有幾張現金卡。

而反觀此刻在店內的我則兩者都沒有:前者他是仍舊健在、但我不好意思再向老爸伸手借錢了;後者我則是根本未曾想過要申請。

而且我另外還得償還父母當年養育我的債、跟為自己的將來存下一些錢。

這一些最近出廠的新手機的多項功能,其實我大多都用不到,但是它們的精緻跟花俏炫麗,又往往令人愛不釋手。

看著我一手握著一隻已上市一年多的三千多元手機(幾個月前還是一萬多的說!),眼睛卻還依依不捨、猶豫不決地瞪著那些一兩萬的更新機型,老闆靠近過來對我一句低聲的誠懇提醒,及時拉回了我的消費慾望:

「其實,手機換得這麼快;你原本那支二手的機子,換一下幾百元的零件就可再用個好幾年。何必再花個一兩萬買一隻你大部分功能都用不到的手機哩?」

我恍然大悟的看著老闆,感謝他提醒了我,而且也錯失了這次海削我一筆錢的機會。

但我相信,他也會因此而更賺到更多客戶的心的。

另一次類似的體驗是在更早的幾年前,當時在美商公司上班的我,有次跟英法文兩者都不通的台灣籍總經理出差到瑞士去。

在談完生意後,當地的法國裔客戶應我們總經理的要求,帶我們去逛日內瓦最有名的鐘錶街,因為總經理要替自己跟他的妻子,買幾支名貴稀少的錶。

看到街上的每間店面櫥窗內,都擺有自家祖傳的精雕細琢、巧奪天工的鐘錶設計,原本只是陪總經理逛街的我,也不禁開始心動了起來。

看著看著我也想要買一兩隻回去了,雖然那些錶每一支少說都要花去我兩三個月的薪資。

結果當我想問問當地客戶他有何好建議,也許他可以提供其購錶經驗供我們參考時,年紀跟我相仿的瑞士客戶卻竟然苦笑地,對我秀出他那支至多不會超過新台幣兩千元的日本製電子錶。

幾分鐘後,我趁總經理專心在看櫥窗內的名錶,沒注意聽我們談話的當兒,接著問了瑞士人為何他不買更好的錶。

他微笑中帶著正經的一句簡短回答,頓時給了我一個當頭棒喝。

客戶他用法文跟我說:「我知道自己的斤兩,所以我不會買超過自己身份的東西。」

這是何等的務實跟謙卑啊!

不僅是對於我,也是對於許多膨風過度、因著一絲絲小小的成就便洋洋自滿的台灣人的一句回頭是岸警語。

他,一個跟我約同齡但薪水數倍於我的瑞士人,大可以買支新台幣十餘萬的名錶,但他卻沒有。

看著我們台灣人往往一有點小錢就開起名車、住起豪宅、拿著酷炫手機,但台灣的公共設施卻比許多第三世界還缺乏、環境更髒亂差勁。

我們富裕到爛臭的生活品質,卻又是對應著國人如此貧乏空虛的心靈。

再度也要感謝那位瑞士人,及時拉了我一把,不但救了我的皮包,也救贖了吾人差點墮落的靈魂。

【自由家庭生活版’04/01/30刊出】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