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從我另一部落格搬過來的舊文)


在我們家的博美愛犬蜜蜜(晶片上登記的名稱是蜜蜜,但是我都叫她「蜜仔」)於2004年十二月十日,也就是立委大選的前一天中午左右,在我們家人都不在的情況之下,以十三歲的高齡悄然去世後,我的內心一直都抱著愧疚缺憾跟無法釋懷!

 

我會感到愧疚跟缺憾是因為:

 

當天晚起的我,因為趕著要去上班,而來不及如同往常一般向「蜜仔」說再見,當時出門時就心想已經因心臟機能衰退而虛弱不已的「蜜仔」應該還可以撐一陣子,最起碼撐到隔天的立委選後。

 

沒想到,一失足成千古恨,從此我再也沒有見到「蜜仔」了,因為媽已經在「蜜仔」去世的當天我下班之前,就把「蜜仔」她的遺體拿到台南機場旁外祖父的田地內埋葬了。

 

我之前還跟全家人打賭,只要「蜜仔」撐過立委大選,我們支持的陣營就會勝利,然後我們就可以暢飲我新買的博酒萊。

 

我也以此為藉口每天不時跟「蜜仔」打氣叮嚀。

 

結果不料「蜜仔」在立委大選前一天的去世,如同2004年三一九的兩顆子彈般,也逆轉了選情,我們支持的陣營選情不如預期,而同時我買的博酒萊也喪失了慶祝的意義。

 

十幾年有「蜜仔」相伴的歲月,突然少了她,著實很不習慣。

 

我仍舊習慣在每晚十點多回到家前的最後一段路,也就是台南市立第一公墓中間的小路新都路跟永安街的交叉口那兒,開始哼唱我親自為「蜜仔」所編的歌。

 

一邊唱歌、一邊隨著機車呼嘯而過把道路兩旁的有主跟無主墓碑拋在腦後。

 

我用的歌有好幾首,最常用的是電影Top Gun(捍衛戰士)中出現的歌曲「You lost the love feeling」的曲調:

 

「喔!蜜仔。喔!蜜仔。大哥要回家抱妳囉!妳就是最可愛的蜜仔,妳就是最可愛的蜜仔,妳就是最可愛的蜜仔,喔!喔!喔!嘟!嘟!~嘟!嘟!」

 

直到現在,有那麼多個夜晚,我多麼希望半夜從我二樓房間走下到一樓時,能在廚房裡的狗籠內、或客廳裡的沙發上,看到我所熟悉的「蜜仔」的鬼魂身影現身。

 

我仍舊會習慣在秋冬兩季的凌晨兩三點把房間門打開,看看怕冷的「蜜仔」會不會如同以往,安靜而害羞地踮手踮腳鑽進我房間內我打的地鋪跟我一起睡。

 

2005年新年那一天,我帶著家裡另一隻年輕的黑土狗,去外祖父的田地探探「蜜仔」的墳墓。

 

結果這隻原本養在祖父的田裡,「蜜仔」死前幾個星期才帶回家的後院養、跟一向待在屋內的「蜜仔」僅有幾次照面的黑土狗,只是忙著在自己長大的田裡自在的奔馳,連「蜜仔」的墳墓都懶得搭理,聞都不聞一下!

 

我原本還寄盼黑土狗牠會吹幾聲狗螺哩(表示他看到了「蜜仔」)!

 

但殷切的期盼總是落空!

 

就好像八字不到三兩、僅有二兩出頭的我,常愛在半夜鑽第一公墓小徑這條近路去夜店跟Pub,卻也從未見到鬼過一般。

 

並不是我鐵齒不相信鬼,至少我就相信過一次:


我那八字四兩多的母親、五兩多的弟弟跟六兩的妹妹,當年都曾經在南美洲我們所租的百年老屋中被鬼壓過床的那一件事。

 

可是反倒是當時跟他們同睡一房間、八字又是最輕的我,卻是一覺像死豬般地熟睡到天亮!

 

總是在騎過台南市第一公墓時,從機車後照鏡中盯著漸漸遠去的墓碑、卻從未見到有鬼坐在機車後座的我,回想著我對「蜜仔」的思念,頓時領悟到:

 

其實大多數時候,我們一般人口中所謂的「鬼」,充其量只是我們這些還活在人世間的個體,內心對已逝者的懷念、不適應、不習慣跟不捨所凝聚構織出的心理情緒投射。

 

不適應不能跟已逝者見面的時光。

 

不習慣已逝者已經不在身邊的事實。

 

不捨已逝者曾經給予我們的打氣、鼓勵、照料跟關懷。

 

因為生者的思念,催眠了自己、強迫著自己去相信--- 已逝者,是會以鬼魂的方式回來的。

 

鬼由心生,如果「蜜仔」的鬼魂存在,那也是由我思念的淚水跟溫馨回憶所塑造成的。這樣的鬼是溫暖的、不是寒冷令人毛骨悚然的,所以,我不怕!

 

’06/8/16 完筆)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