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以前寫在另一個部落格的文章,現在為了要整合部落格,就把文章搬過來!歡迎參考參考!)

 

 

<親愛的,我把木箱變木床了>(台灣日報家婦版2003/6/20 刊出)

 

1991年,我一個人隻身從僑居地南美洲負笈到美國讀大學。

因為當年美國政府突然對給台灣人發簽證特別刁難,即便是我這純正美國學校的畢業生也一樣!

 

所以經過一番折騰,我直到開學前不到五天才抵達美國。 

 

五天之內要把一切開學前的準備事項全都搞定,著實不太簡單! 

 

開學前三天校方才允許學生可以搬進宿舍,基本上宿舍都是雙人房,每間房間內都有兩張台灣軍營或醫院中常見到的鐵架床。 

 

不過校方也允許學生在不破壞房間設施的前提之下,搭建自己滿意的床舖;於是幾乎在每間房內都可以見到學生們精心設計的吊床跟木床。 

 

美國教育單位對校園的開放跟開明,以及美國人喜歡自己動手做的風氣,在此便可見一班。 

 

這現象同樣地激起了我身為台灣人的鬥志,也想要來湊一腳搭一張自己的床! 

 

問題是,最重要的材料~~木材從哪來? 

 

真是天助我也,兩天後在從宿舍到學校選課的途中,經過了學校的美術館。 

 

在美術館外頭的垃圾場,我看到了數堆不同質料的木材跟木箱,想必是用來框裝之前展出的大型美術品的;而且大部份木材的硬度及品質都好得不得了,絕對是製作廉價家俱跟木床的上等貨! 

 

我惋惜起美國人的浪費跟糟蹋的同時也稍考慮了一下,便決定待會兒完成選課之後,再回來搬運這些木材。 

 

下一個問題又來了,我一個人怎麼可能搬得回這些動輒三公尺長、約12公分見方的厚重木條哩? 

 

嗯,便決定先回去宿舍,找了剛認識的宿舍夥伴Frank 法蘭克跟Ty 泰兩位美國人一起來搬;因為他們兩人之前也提到要找些木材來釘些櫃子。 

 

三人便換上輕便的服裝回到美術館旁的木堆現場,開始搬起木材,一路上倒也沒有惹來太多的奇怪目光,畢竟這是多元化的美國,人們早就對許多現象見怪不怪了。 

 

有了材料也要有工具,法蘭克雖然有一堆工具可借我,但使用別人的物品,總是令我覺得不太好意思。 

 

於是我便到校區外的兩間五金行看看,隨後添購了一盒工具組;也依據木材的尺寸,選擇了一些釘子跟螺絲釘。 

 

一回到宿舍,為了怕吵到室友,我便向舍監申請到逃生梯旁一塊空地開始動手切割木材。 

 

17歲的法蘭克,卻也已有數年的木工經驗,他給了我許多建議跟木工方面的訣竅,令我受用無窮。 

 

神奇的是,從未真正組合從事過大型木工的我,竟能夠在腦中迅速構思出一個完整的木床結構,在根本沒畫半張草圖的情況下,便一步步地把木床完成了,也許是來自於老爸的好遺傳(他是土木工程系畢業的)。 

 

花了整個週末、共約二十多小時來完成這三層的木床;最上層當然是臥鋪,中間則是儲物櫃,我還設計了一個活動扶梯方便爬上床。 

 

而至於最下層的空間,甚至可以放進我的一台腳踏車跟兩個行李箱。 

 

在床緣的橫木上我還釘了好幾個掛鉤,可供吊掛物品。 

 

當我把最後一根釘子釘入床板時,心中湧現了無比的感動及成就感,也才想到我幾乎兩天沒吃沒睡了;當下癱在床上睡到半夜。 

 

起床後才去叫來兩份大披薩犒賞法蘭克、泰和自己。 

 

這張幾乎是我獨力完成的床,後來還得到宿舍公認的最堅固床位、跟最佳空間利用獎。算是替台灣人掙了一口氣! 

 

雖然之後因為二年級時決定要搬出學校宿舍改找校外的公寓租房間,而只讓這張木床光榮地存活了僅僅一年;但是它的完成,卻證明了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忽略以及並未注意到的潛力。 

 

從建造木床那時起一直到後來,在美國的那一段歲月珠,深深感受到了那種自己動手做的過程中之快感跟事後的成就感;也進而奠定出我現在幾乎事事不求人的堅強獨立個性。

 

【台灣日報家婦版‘03/6/20 刊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