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以前寫在另一個部落格的文章,現在為了要整合部落格,就把文章搬過來!歡迎參考參考!)

【國中暑假的惡夢】

那一年的暑假,那一個惡夢變成了在暑假作業以外,橫跨我們那一所位於城市邊陲的新設立國中之內好幾個班級的共通話題。 

我原本以為做夢的只有我一個人,不料當我開始在班上聊起來提到這個夢的時候,才發現同班同學中也有好幾個人做了一模一樣的惡夢。 

而且還不只是只有我們班而已耶! 

連跟我們同年級的好幾個班上,也有一樣的例子發生。 

大夥的班上都有幾個同學做了一樣的夢。 

更詭異的是,我們的國中是當年本市第一所男女合班的國中;可是,有做了這一個怪夢的,沒有半個例外,清一色都是男生。 

我們都夢見了一個穿著「傳統制服」跟留著「傳統髮型」-- 也就是身著白袍、披著散髮的女鬼,在我家附近的一座橋下哭泣,因為她的骨骸就埋在橋下的河床爛泥中。 

生平連夢都很少在做、往往是一覺到天亮的我,自然對這個連續做了好幾天的惡夢感到驚訝。 

這會不會是什麼在新聞報導或鬼故事裡常常提到的,兇殺案裡被殺害棄屍的女苦主來託夢啊? 

如果是這樣,那麼要報警嗎? 

光靠幾個人的惡夢就要報警?

好像太誇張而且也太牽強了吧?

在那個尚未解嚴的年代,警察局的威權可不是每個小孩子都敢去挑戰甚至於親近的。 

乾脆自己先來探個究竟好了!

於是我跟其中幾位也做了惡夢的同學們便自告奮勇,在那一個週六早上的輔導課之後,利用當天的下午,我們幾個大男生拎著竹竿、長鏟走到那一座橋下的溪水中。

此條溪水平時水深不過約七八十公分,所以我們幾個身高一六幾到一七幾的男生並不怕有溺水之慮。

驚訝的是雖然這條溪有近二十公尺寬,但大家開挖的地點卻有志一同,光看到這情形,就知道我們每個人做的夢是如何地雷同了!

可是在夢中顯示的地點攪和了半天,撈起的不是不及走避的魚蝦、淤泥,不然就是一些垃圾。

第一天沒收穫,第二天星期日跟接下來幾天也都沒有任何進展。

除了一身的魚腥污水味,我們什麼也沒找到,最後只得選擇放棄了。 

而那個夢也逐一地消失在我們的睡眠中,像阿元就是只有夢到前所未有、後續也沒有的單單一次,我則夢到了三次,而其他人有的則連續夢了十幾天。

春去秋來,歲月流逝,轉眼二十餘年已然過去了,但那一年暑假的惡夢,直到如今仍舊是一個我心中一個不解的謎。

【自由時報花編副刊「私人驚悚片」’04/06/21 刊登】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