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這是我以前寫在另一個部落格的文章,現在為了要整合部落格,就把文章搬過來!歡迎參考參考!)

說來慚愧,曾在美國咖啡首都西雅圖待了好幾年的我,卻始終對咖啡館沒有多大的興趣。

不管是起源於此浪漫城市的Starbucks、還是台灣本土起家但以西雅圖命名的Barista西雅圖極品咖啡,還是 SBC,它們往往都是我過門不入的另類世界。

甚至於後來我在西雅圖的大學畢業之後,在當地一間高級餐廳任職時,餐廳樓上就是一間知名的Starbucks連鎖咖啡。

常進去此咖啡店的我卻仍舊沒點半杯咖啡~~~因為我純粹只是去將咖啡廳客人之前來我們餐廳點的外賣,送到他們的手上而已。

並非是因為我討厭咖啡。

只是當時的我,覺得並不需要那麼大費周章地去深究一種不管加不加糖、烘不烘焙、奶精加多少,我味蕾都一概能夠接受的飲料。

當時我的住處櫃子裡,咖啡還是有的。

是即溶的那種,往往是泡給來訪的友人喝的,不過也因為很少泡而常常放得過期了!

偶爾還是會去咖啡館的,如果是有人約的話。

畢竟身在西雅圖,微軟電子新貴跟波音工程師也好、Grunge派頹廢樂手或崇拜李小龍的習武者也罷,除了時時連連綿綿的細雨,Seattlites(西雅圖人)大家最大的共同交集,就是滿城充斥的咖啡館囉!

西雅圖的咖啡館,也因客戶族群還有地區的不同,而呈現出截然迥異的風味。

在李小龍跟我的共同母校華盛頓大學的校區外僅隔幾十公尺,大學街(University Street)上一排排店面中十家有一半以上都是在賣咖啡的。

我跟咖啡館最親蜜瘋狂的交集也發生在這條街上。

大三的暑假,在校打工的我突然從學長那得到搭訕異性的秘訣。

一夕之間,我從一個情場白癡脫胎換骨成為一位搭訕高手。

幾個月中我跟親自搭訕到的百來位女性一個個約會。

她們中同校同學跟校外人士、美國跟外籍人士都有,倒是沒有咱家台灣同胞說。

可是我卻總是改不了摳門的習性,於是幾塊美金就可打發數小時的平價咖啡館,便成了我心目中的最佳約會地點。

記得有那麼一夜,實在挪不出時間樵好四攤早就答應好的約會,便大膽地決定跟四位分別來自於美、日、德跟香港的女孩錯開約在大學路上四間不同風格的咖啡館「小酌」。

從六點到十二點多跑四攤,平均每攤花了一小時半跟五塊美金。

很驚險地,在未讓她們知道我當晚另有約人的情況之下,完成了這任務。

其實,反正她們也不認識對方彼此,就算被她們抓包也不會太尷尬!

總之,咖啡館成就了我年少追求搭訕約會卻不重交往的輕狂(往往約了一兩次後就再也沒跟對方聯絡了),也讓我發現因每間咖啡館廁所燈光而異的尿液,卻總是缺了咖啡色的。

回到台灣以後,因喝咖啡被朋友們認為是風雅高尚,咖啡館反而更常去了。

每每看著不少友人們選擇高價咖啡跟啜飲那暗黑玩意兒的矯情跟裝懂,我卻反而懷念起西雅圖那種平淡不做作,真正把咖啡視為生活文化一部份的自然了!

(自由時報花編副刊 2004/7/4刊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