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以前寫在另一個部落格的文章,現在為了要整合部落格,就把文章搬過來!歡迎參考參考!)

會不會常常在國外遇到這種情況?

走過當地的市集或店門前,小販、老板或店長、店員便對著你喊一句:「你好!」或「konichiwa!」,然後送上一副親切(或職業性)的笑容。

也許是他們猜對了我們的國籍。

其實今天若他們遇上的是不諳華語或日語的韓國人、蒙古人或西藏人,這些外國老板店員可能一樣會從口中蹦出來「你好!」或「konichiwa!」

就好像在台灣我們一般人一見到白種人,民眾首先便想到他們是美國人或是來自於英美語系,如英國、澳洲、加拿大的國民,而向這些外國人脫口而出「Hello」一樣。

我一個台灣人,跟英美語系國家人士一樣,也許該慶幸自己是來自於一個國際間熟知的語系區,讓外國人可以三兩下就猜中我的國籍。

話又說回來,就宛如台灣一般民眾不會猜到他們面前的白種人,其實可能不是來自於英美法德語系,而是來自於中亞的亞塞拜然、或南美的秘魯、或東歐的拉脫維亞一般。

外國人也一樣地忽略了:

有著東方臉孔的我,也有可能是來自於緬甸、烏茲別克的當地亞洲人。

或者是來自於美國、加拿大的華裔或台裔。

若是跟著旅行團一起去的,當然外國店家很好猜;從導遊拿的旗幟、消費的模式跟地點、開口講話的聲量等都可以判斷。

但若是商務或自助旅行者,可能就要憑長相、穿著、消費方式、動作、選擇的旅遊景點等其他方式來推論了。

我們很自然地,也無可厚非地,以別人的長相及穿著,這些他們有機會開口向我們解釋著的第一印象,來推斷對方的國籍。

這也讓我想到了幾件以往在國外遇見的趣事。

一件是當我1992年在美國攻讀大學、而家人都住在南美洲的時候。

我一次在邁阿密轉機要回南美僑居地探親時,一位厄瓜多爾人用西班牙語向我詢問如何在美國機場寄出一張明信片到瓜地馬拉。

我好心地告訴他郵票的價錢、該貼的地方、郵件投遞處等注意事項;他也照辦,並向我多聲道謝。

當我搭上了飛機後才想到,從那厄國人一開始攔下我、到我向他解說的過程中,我們兩人全程都是使用西班牙語,沒有搧雜半句英語或華語。

奇怪勒? 他怎麼會在邁阿密機場內川流不息中的西語裔人群中,挑選了東方臉孔的我?

他又如何得知我剛好也會講西班牙語?

第二次,是1994年跟我大學的日本、韓國友人開車到爵士樂發源地:紐奧良旅行。

在逛街時,遇到了一位老黑人爵士街頭演奏家,他叫住了我們一行人。

他請我們四人(一台、一日、二韓)先別講出我們的國籍,他要藉著彈歌來猜。

如果彈對了,那一國的人就請微笑拍手以對。

當然,不管他有沒有猜對,我們也不敢厚臉皮不放些小費跟賞金的。

他首先並用電子琴、口琴、小喇叭等樂器彈奏的一首「阿里郎」就搏得了韓國人的喝采,下一首「桃太郎」也換得了日本友人的誇讚。

而第三首,令我一個台灣人驚喜不已的,並非是大多外國人熟知的中國民謠「茉莉花」,而是我們台灣的民謠「望春風」!

三首歌都連莊,令我們對這位黑人老伯識人的功力大感敬佩,小費自然也給得不少了。

第三次是在美國西北部一間酒吧內,跟一位中年人聊天,我告知他我來自於台灣。

結果他說他來過我們這裡,對於咱們的椰子、海灘、佛寺、人妖等景觀都覺得永生難忘…。

原來搞了半天,這位老兄把Taiwan台灣,聽成Thailand泰國了!

第四次是發生在我於南美洲讀高中的時候,一位當地的中年貴婦來學校找校長,我好心帶路並跟她聊天。

看來很少見到亞洲人的她,問我來自於何方,結果我回答說台灣,她卻說沒聽過。

我想若說台灣在中國的旁邊,她總該知道了吧?

結果她還是不知道,於是我又提到台灣離日本還不遠。

她想了想一下,竟然說原來台灣在美國隔壁!

原來這十成沒看過南美洲以外的世界地圖的貴婦,竟然以為日本是在美國加州境內。

話說回來,也許下次若各位在國內有遇到外國人,也不妨請他先別說出他的國籍。

讓我們先猜猜看,順便也可以考考自己的國際學知識到底有幾分!

【聯合報旅遊版 2003/11/12 刊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