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以前寫在另一個部落格的文章,現在為了要整合部落格,就把文章搬過來!歡迎參考參考!)

那也只是一張再也平凡不過、掉在異國機場地上的明信片大小傳單,把它撿起來並收得好好的他,卻將那傳單視如珍寶。

「這是我第一次、也許也是我最後一次出國了。」那充滿人生滄桑經歷的留聲機般的嗓音,主動地把我當成聽眾了。

「就算不是最後一次,我也不一定會再來這個國家這個地方。所以,我一定要好好地保留這張傳單,當作我今生永遠不忘曾經有那麼一次造訪這個國家的恆久紀念!」句子緩慢,但持續鏗鏘有力地自留聲機般的口腔中拋出。

許久以前,有這麼一位六十多歲來自中南美洲厄瓜多爾(Ecuador)的老伯,他在加拿大的某機場內用西班牙語堅定地對我這麼說著。

也算他幸運,在以英語為主、法語為輔的加拿大東部機場中,挑到一個正好有待過南美洲數年、剛好也熟悉西班牙文的我這個亞洲人。

不然其他任何一位英語系的當地白人、或其他人種,或任何不諳西班牙語的亞洲人,都可能會把他當成是一個以聽不懂的語言亂吐牢騷的窮酸老頭來看待。

那些讓經常出國見識的人們在異國可能不當一回事的人、事或物,換做是另一個很可能再也沒機會出國或再度造訪同一地方的訪客,卻可能被他視為是稀世珍寶。

我也曾經在至今只出過一次國的舅舅的眼中,看過這種惜物眷戀的神采。

而勾起他思緒跟燦爛追憶的,是一柬再也平凡不過的日本九州一間餐廳的筷子紙套。

從舅舅他出國到現在,都已經快經過十年了。

那一柬對我而眼絲毫不起眼的筷子紙套,卻是舅舅他除了已經開始褪色的當年行程照片、早已經下肚消化的餐點跟清酒以外,留給他的對那一趟日本行程跟當時最後一夜在熊本市用餐的最鮮明回憶了。

這些往往被經常出國的人不當一回事的平凡外國物品,或許是一個印有當地商家資料的塑膠購物袋。

或許是當地餐廳的一根牙籤、一張餐巾或名片。

或許是當地酒吧的一個在地品牌空酒瓶或一紙杯墊。

或許是當地街上發的傳單。

或許是當地地鐵公車的票根。

甚或只是異國的一顆碎石、一片樹葉。

總之,它是something local & free,並非是在當地觀光景點的商店所買的紀念品,而往往是人們在國外路過、消費、用餐、上廁所、短期過境居留的過程中,所順手可以拿到的免費物品。

但也因為它們不是直接用錢取得的,而只是普通在地人平常生活用品的一部分,反倒比要花錢買的紀念品更少了點做作矯飾的商業味,而更多添加了一些異國當地的樸拙人情味。

免費不起眼的它們,讓現在的擁有者惦記著那一段段旅程,更提醒著他們:

當年的我不只是去出差旅遊過境而已,而是曾經有那麼片刻,我也深深地融入了異國的呼吸跟作息…。

如果我們今生只能出國一次,或只能駐留某一個城市一次…

除了自己拍攝的照片跟錄影帶、當地的名產跟要花錢買的紀念品以外,我們還可能拿回什麼免費物品,來做為曾經在當地停泊過一程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之回憶跟證明呢?

不管帶回來的東西為何,其價值跟外觀已經不重要了!

真正雋永神秘跟不足為外人道的,是蘊藏在那小小又不起眼的免費物品內的、對自我經歷過之一段段遠方的回憶跟見證!

,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