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以前寫在另一個部落格的文章,現在為了要整合部落格,就把文章搬過來!歡迎參考參考!)

告別了加拿大的友人,搭上了最後一班由加拿大溫哥華市至美國西雅圖市的灰狗巴士時,已是萬家燈火的暮色當空了。

同車旅客不到十人,多已疲憊入睡,想必亦是同我一般的奔波遊子吧。

無倦意的我,先是開燈閱覽小說,後索興熄燈以我睜開的雙眼來搜索夜色。

好一陣子沒如此「遠行」了,在習慣越州旅行的美國人看來,這三小時多之旅程實不為奇,我也亦非無跨洲跨國長途跋涉之人。

只是這樣的夜景,這般的旅行時間及車廂,不禁令我聯想到了我每次回台時,為了要在台北市跟台南市的兩個家往返、跟躲過交通堵塞,往往刻意選擇子夜時分來搭乘國光號巴士北上跟南下。

也是一樣的夜幕低垂,乘客寥少,距離相近之路程。

同樣也是眾人皆睡、而我獨醒地在咀嚼這靜夜,我彷彿有種時空錯置之感覺,以為我此刻尚在台灣哩!

此時嘴裏融化的巧克力,彷彿有了台灣故鄉的五香滷雞爪之韌勁般。

× × ×

一窗之隔外,遠方城市的萬家燈火和淨瑩謐靜的繁星,點點相互輝映,進而溶為一體。

來往路上之車輛的照明燈也來湊熱鬧。

這地面點點的萬家燈火,其中必然有一點是往來車龍中遊子之歸宿。

我不禁好奇:是哪一個燈配上哪一顆驛動的心呢? 

而我的加拿大友人居所,又是哪一點燈火呢? 

我妄想猜測著端倪著。 

不一會兒,燈火早已被拋在視線外,我也只得結束這無結論之猜臆,轉而凝視著那依舊燦爛的星空。

× × ×

星空依舊,人事已非。

同樣的夜幕下,與我共處過的故人今夕斯何在? 

他們此刻又在做什麼呢? 

和我一樣在遷徙奔波於城市叢林中,卻不知哪處棲身地才可叫做「家」嗎? 

和我一樣在看今夜的星星嗎? 

或是各自在為了生活在汲汲忙碌呢? 

在他們當中是否有某人,最好是我曾愛過的那幾位女孩,在此刻和我有同樣的心情:彼此在牽掛著對方呢? 

但或許,她們此刻正依偎在男友的溫存中吧?

× × ×

我終究是太多愁善感了罷,亦或只是妄想自己剎那間蛻化為當年那個懵懂的少年仔,好為自己找個正當的藉口,來恣意享受那其實我到現在也不知所以然的愁滋味哩!? 

至少我知道,我是不需為了賦些新詞,而強添些許愁在心頭的。

長途跨美加邊境的灰狗巴士到了西雅圖站停好,我又拎著行李去轉搭公車,打算回到在華盛頓大學附近的公寓內沖澡後,馬上就去睡覺。

明日開學,我又得一頭栽入那繁忙的課業中了。

就這樣子罷,今夜的浪漫情懷姑且暫時置諸腦後。

接下來的我,即將為了課業忙碌、為了成績愁。

也預知明晚的我,是沒有去抬頭看星空的閒情逸緻跟空檔了。

也許吧!

這種愁,才是最實際、又最襯合現在的我吧! 

 

【1994/04/03 筆於西雅圖】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