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原刊於我其他部落格,現在移到此部落格,跟各位分享!)

【雅痞老闆的牙刷】

一支牙刷,往往頂多不過數十來塊新台幣,月入數萬的各位,多久會換一支?

兩星期、三個月?還是一年?

我的某一位前任老闆:

他穿Dunhill、抽「黑豆仔」Davidoff、開BMW 5字頭的高級轎車、辦公室內有數幅的價值百萬高級油畫跟雕塑真品…。

稱得上是一位很講究生活品味的中年雅痞。

各位聽說過某個傳聞中:

為了一嚐美食,特地買張機票從美國西岸飛到美國東岸的瘋狂老饕嗎?

我的前任老闆,便是這種人。

有一度,我甚至於還懷疑那傳聞中的主角就是他哩!

因為,他真的在1995年,從洛杉磯買一張機票搭機到紐約,就只為了品嚐一塊後來據他向我們描述為有如「此物只應天上有的」美味丁骨牛排。

可是,如此一位肯在服裝、香煙、汽車、辦公室跟美食上花大錢的優雅紳士(註),卻有個罩門怪癖:

那就是,他那起碼一年多都沒有換過的牙刷!

(註:說前任老闆他揮霍也不適宜,畢竟人家真的粉有錢哩!)

是的!您沒聽錯!

因為老闆跟我們共用同一座辦公室中的員工洗手間。

而老闆他的牙刷跟漱口杯就放在洗手台旁的鏡架上,天天都跟我們見面;而我們員工的牙刷跟漱口杯,則是放在各自的抽屜中。

從我上班的第一天起,就瞥見了那一支已經彎曲雜亂變型的牙刷。

剛上工尚未進入狀況的我,原本還誤以為那是清刷洗手台用的刷子,差一點還想雞婆地把它丟棄。

不料卻在上班第三天輪到我打掃洗手間時,看見剛喝完哥倫比亞進口咖啡的老闆一走進來洗手間,就拿了那玩意兒刷起牙來了!

好你家在,還好我當初的雞婆僅是處於思考階段,尚未付諸實踐!

不然可能我的工作就…

於是,日後我就開始天天注意著這支,在我進公司前就已堅守崗位的牙刷。

刻刻猜測,它何時會被老闆撤換掉?

可是一年下來,連我自己都已經喜新厭舊地撤換了不下五支牙刷。

但是洗手間內的那一支御用牙刷,卻依然是不動如山!

不僅如此,它還要每天「按時頓」(臺語)服務老闆三次!

(有時,老闆三餐都會在公司內使用)

直到後來,我離職的那一天,剛好也過了一年多。

我在遞上辭呈後、去洗手間做了最後一次的巡禮跟「解放」。

洗手時,看著鏡中即將告別此地的我、跟鏡子旁那支依舊孤然、挺立的亂毛牙刷,我不禁有些感慨跟慚愧:

『唉!連牙刷都撐得比我久!』

最後,我也對著鏡子問了個很「正經」的問題:

『魔鏡啊魔鏡!誰是是世界上最賴皮…喔不!最苦命的牙刷啊?』

然後,我轉而目視那牙刷,全身立正、縮小腹地向它行了個軍禮:

『辛苦了!老兄,我得走了!您…繼續堅守崗位罷!』

接著,我就頭也不回地走出洗手間,向同事一一道別、離開了這工作了一年多的辦公室、牽車騎出了公司。

轉眼也已經五六年過去了,不知那支牙刷是否還繼續鞠躬盡瘁地,刷著前任老闆口中的各種各國美食的餘味芳香跟渣滓呢?

姑且借用現任行政院長蘇貞昌,之前在擔任台北縣長時的口頭禪名言,送那牙刷一句:

刷~刷~刷,它是鬍鬚刷!生活靠嘴巴,嘴巴靠這支刷!

【台灣日報家婦版 2003/11/25 刊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