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其他部落格轉貼過來的舊文章,原始刊登日期:2003/08/18)

 

《內建報時器的人》

 

身旁沒有個手錶、時鐘或手機之類的提醒時間的工具,一定會覺得很不習慣、很不方便。

 

但我身邊就硬是有兩個不願戴手錶、卻能把報時器帶在心上的人。

 

一個就是我的老媽;她因嫌戴手錶麻煩,所以乾脆不戴。

 

若問她時間,基本上的誤差在十分鐘以內。

 

對我們六年級世代而言這可是相當大的誤差,但對三四年級世代而言,時間倒不一定需要那麼分秒必爭啦!

 

另一方面,也許各位會說,許多老一輩、五六十歲以上的人,也都沒有隨身攜帶手錶的習慣啊!

 

他們許多也都抓得出十分鐘以內的誤差呀!

 

那這樣看來,我只好乖乖承認我媽的本事倒也算不了啥!

 

好吧!那我再舉另一個更年輕、更精準的例子好了:

 

那就是我當年在美國讀書時認識的日裔美國人Ken

 

Ken還小我兩三歲,是位六年級中期生。

 

我一認識他的當天,就發現他的天賦異稟了:

 

話說當時他是我在大學校園打工的同事,一日我們正好被外派辦事,我們有一個行程稍微被延誤了。

 

當時我怕會趕不上下一個行程,便下意識地想去看看手錶上的時間,這才發現自己的左手腕上空空如也:

 

錶竟然不在我的手上!

 

我一邊亟欲知悉時間,一方面又怕手錶已經被我弄丟了,便一邊猛掏口袋及公事包,順口問了一旁的Ken是否知道時間。

 

只見他不徐不緩地,眼珠子往上轉了一圈,很肯定地向我報出了:「兩點四十七分。」

 

我這時才發現他沒看錶,而且手上根本也沒戴手錶。

 

正納悶他是從哪裡知道時間,或許Ken是在晃點我的當兒,我的手在公事包內掏到了自己的手錶。

 

拿出一看,Oh, my goodness!竟然正好是跟Ken所說的一分不差的兩點四十七分!

 

我一邊戴好手錶,一邊慶幸我們的公事還未延宕太久,以及重拾回我以為已經遺失的手錶;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好奇剛才Ken是否是瞎猜矇中的?

 

結果後來  Ken 都在當天我幾次的測試無預警、身旁無其他鐘錶或計時器具可以參考的情況之下,正確地答出了一分絲毫不差的時間。

 

每一次都是如此!

 

這真是太神奇了!

 

Ken之後向我坦承有許多人也不相信他的這種本領。

 

而且他也很謙虛的一直向我強調這種本領根本不算什麼,其實每個人天生都有。

 

只是人類近幾百年來在時鐘跟手錶漸漸普遍後,大家都長期依賴手錶習慣了,便慢慢地失去了這種會估算時間的自然本能,所以才養成了沒有錶掌握不出時間的依賴心態。

 

嗯,對喔!

 

古早人雖然發明了日晷等報時器,但終究不能隨身帶著啊!

 

所以古早的人就學會了隨著不同季節,從日月光星星等等的方位跟光暗程度、光影長短,來判定時間的本領。

 

可是我想,連古人也很少有人像  Ken 如此這般幾乎是分秒不差的啊!

 

Ken的這個本事,使得他不僅可以知道正確的時間,同時也連帶地令他相當準時,及會去衡量行動辦事所需的時間。

 

比方說,有一次我們約好要去看電影了,他說會在我的錶顯示七點十五分時來我公寓房門口,我則先在家看錄影帶等他。

 

結果我自己看得入神,忘了時間,然後他在七點十三分時按了樓下大門電鈴,接著準時在七點十五分時上樓敲了我的門,真是神乎其技啊!

 

當然,為了考驗他,我不但會先觀察四周是否有鐘塔等等建築,看錶時也是故意不讓Ken看到的,奈何就是考不倒他!

 

到了電影院內,他竟也能從售票亭上的電影放映長度,在電影結束前的十餘分鐘,就猜中了離片尾結束還有多久!

 

Ken的存在,其實讓我在欽佩之餘,更有著對自己跟整個社會的警惕:

 

若有朝一日,人們不得已必須脫離了科技、水泥、石油、電氣所構成的都市叢林及現代生活,結果連時間方位都不會分辨,那人們將要如何在大自然中存活下來哩?

 

(自由時報花編副刊:城市啟示錄  2003/08/18刊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