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其他部落格轉貼過來的舊文章,原始刊登日期:2003/04/21)

《自戀姐妹花》

其實很少人知道:

現在就算打死我本人、我也不願跟團出國旅行的始作俑者,是當年一對超級自戀、公主病的年輕姐妹花。

話說,在1983年,當時的台灣,剛開放一般民眾出國觀光不久。

咱們全家,除了做生意沒空的老爸以外,就一位媽媽帶著三個小孩,跟著一間信譽良好的旅行社!

在當年的秋天,赴日本跟韓國,開啟我們有生以來第一次的出國旅行。

「團員的背景跟組成,看起來都算單純,也都沒出過國!應該是很好相處的團吧!」

當大家在台南市孔廟前集合,準備要出發時,不僅是媽跟我,這麼做出以上的想法。

連胖胖的中年男地陪,他似乎也這般天真地認為。

不過,大家卻都忽略了那一對,我們姑且稱她們為:阿珠跟阿花,的未婚年輕姐妹

抵達日本的隔天早上,本來,是要趕去一個很棒的景點的。

大家自然是非常的興奮,便在吃完早餐、並且回房稍作打理後,就到飯店大廳集合了。

不料,大夥卻得在飯店大廳中,枯等那兩位小姐。

早就過了集合的時間,卻還是等不到。

可是,因為又要顧及當時旅行團要團進團出的規定。

於是乎,全團三四十人的行程,只得跟著延宕兩個小時半。

最後,還不得不取消這個景點。

(而因為我自己也有其他非常嚮往的日本景點。所以,即使我後來長大,去日本自助旅行了數次。卻也還是沒有造訪過這個景點,算是到目前為止的一大缺憾吧!)

而這一切拖延,竟只是為了阿珠跟阿花兩位小姐的緣故!

因為她們對自己的妝不太滿意,而待在房中繼續換搭配衣服跟補妝,遲遲不肯出來!

而兩姐妹最後姍姍來遲到了大廳!

面對著非常生氣又無奈的我們,不但沒有絲毫的愧疚之色,兩位大小姐還嫌大家催得太急,害她們難以見人!

並且一直抱怨說,她們沒有帶足夠化妝品。

希望導遊能再改變行程,讓她們先去添購些化妝品跟洋裝諸如此類的。

之後數天,她們在幾個需要爬山健行的觀光景點,還是堅持要穿高跟鞋及洋裝,以維持形象。

這又讓全團等了許久。

阿珠跟阿花兩位小姐,回到了車上,對於一路開過的風景,是一點興趣也沒有的!

而導遊的精闢熱心解說,亦是充耳不聞;她們真正想做的,是在車上高歌台灣的流行歌曲!

當時即使剛開放,但神通廣大的台灣旅遊業者,也已經把台灣的流行歌曲卡匣,順道帶到了日本,讓大家唱個痛快!

(那一種卡匣,是現在市面上早已經看不到的一種規格:比錄音帶稍大,又比betaVHS錄影帶更小。)

問題來了:

除了這兩位,同團中還有一位當過日本軍伕的老伯,他也是超喜歡唱日本軍歌的。

於是,在他們男女老少兩代爭搶麥克風的情況之下!

在那卡啦OK尚不普遍的年代!

我們全團的人,不但幾乎毫無插嘴唱歌的機會!

而且,也被強迫收聽了好幾天不間斷的隨車日本軍歌、加上五音不全的國語流行歌連續組曲。

老伯給大家的壓力,其實也只有在車上。

一旦下了車,他是非常守時跟守規矩的,對大家的態度也很客氣。

真的是有老一輩受過日本教育的教養、跟日本皇軍軍事訓練的風範。

所以,我們對於他,也沒有太大的抱怨。

相對的,那一對阿珠跟阿花兩位小姐,對大家造成的不便,是由飯店接續到車上!

再接著又延伸到觀光景點;令我們其他的團員,都咬牙切齒、跟批評抱怨連連。

若非當時的我,還只是一個小學生,我早就想兩拳對著兩姐妹揍過去了!

 因為,我認為這種自私的下流貨色,實在是不值得男人去憐香惜玉的!

而當年的台灣消費者意識,還不若現在那麼地強烈跟團結。

所以,我們除了只能對那兩姐妹恨之入骨之外。

似乎,也無法得到任何來自於她們跟旅行社方面的道歉跟賠償。

後來,也只能自認倒楣囉!

而且,想起來好笑的是,當年那個團,除了那位中年已婚的胖地陪、幾位老伯跟兩姐妹之外,幾乎都是沒有爸爸隨行的「媽媽帶小孩」組合之家庭檔。

整團之中,既無年輕的未婚帥哥、也無已婚的中年男子好勾引。

我一直到現在還想不透,當年那兩姐妹,到底是女為哪位悅己者容?

需要如此地大費周章打扮?

為何又非得把第一次出國的大夥,都給拖下水哩?

為什麼一定要把大家的玩興給耗盡不可呢?

漸漸長大後,又聽聞了許多友人、或親戚出國隨團旅遊時,所受到團員或導遊氣的不愉快經驗。

譬如說:

有的團員只要血拼,而可以因此抽佣賺錢的旅行社,也樂得讓他們多去幾間商店大買特買。

而苦到的,則是那一些不想要血拼的團員。

或者,明明只是出國個三、四天左右,卻還是要安排所謂的中式料理。

偏偏那一些華僑或外國人下廚煮出來的台灣菜也好、中國料理也罷;口味也不符合絕大多數台灣人的胃口。

家鄉菜不道地、當地料理也沒吃到多少,這樣子的出國的意義,不免減少許多。

有的旅行團,明明說好,所有的費用都包含在團費內了!

可是,一到當地,卻又巧立明目地變相加收其他費用。

惹得大家一肚子氣,連旅遊相片拍出來,也是一張張沒有微笑、不然就是笑容很僵的「裝屎面」。

我幾乎沒有聽親友他們說過,有哪一團的團員,是沒有任何的抱怨的。

為了不再冒著遇到類似情況之風險,也因為自己國中畢業移民出國之後,培養的外語能力還過得去;後來,我寧願多花些錢,來買得旅遊時間行程的安排主導權,便開始決定不再隨團出遊了。

也因此,從十七歲開始直到現在,我幾乎都是一個人出國自助旅行的。

要不就是帶沒有啥出國經驗的友人去放洋開開眼界。

一路走來的這一切,說起來,某種程度,還要感謝阿珠跟阿花,那對高傲蠻橫的姐妹花,當年給我這小男生的刺激哩!

( 聯合報家婦版  2003/04/21 刊出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