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請看以下新聞:

尼泊爾山難困  47 天!梁聖岳獲救 女友過世3- 自由時報電子報 : 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2049090

瑞士登山傳奇斯特克 今天攀爬聖母峰失足身亡 - 自由時報電子報 :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052667

女哀求別丟下我...聖母峰乾屍變地標 每具背後都有故事 |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60601/708277.htm

@ (維基百科:1922年以來喜馬拉雅山登山死者名單,超過280) List of people who died climbing Mount Everest

參考影片,登艾佛勒斯峰/ 聖母峰失敗死者遺體影片,網頁說明有附上某些死者的姓名、國籍跟死亡年份。

Bodies on Mt Everest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fOKQ5A8Mtg )

 

 

我的評論:

我是長子我爸以前也常登山,有拿過某項田徑全國紀錄的他,體力不比原住民差,連原住民山青也稱讚!

我還記得,大約在讀幼稚園大班、還未上小學時!

我爸有一次,帶我去台北以外的北部某山區 (桃園市?新北市?宜蘭?)

我們父子去找爸爸他當年一起登山的原住民友人敘舊聊天!

他們原住民一家,還招待我吃生飛鼠腸等原住民料理,也讓才四五歲的我,喝了幾口小米酒!

那是我第一次鮮明地感到頭暈暈,走路搖晃難以控制!

而也就是在那次,聽到原住民()親口稱讚爸爸登山的好體力不輸他們的啦! (註:當時都還叫原住民為「山胞」或「蕃仔」)

也不要怪我爸爸沒制止我喝酒!

其實我們家族的小孩子,跟歐洲某些國家一樣,很多都在小時候,父母們就允許我們品嘗一點啤酒等酒類了!

至少我後來酒量變得很好,在國外讀書時,也臨時上陣,空腹未進食,就替台灣同學會打敗亞洲其他各國代表,拿下喝酒比賽冠軍。

我一生至今只喝醉過兩次,那次比賽是其中一次。

但我平常並不常喝酒,也不會酒駕開車!

回到登山的主題!

在我媽肚子懷我的那一年  (1971) 或我出生後不久!

有一次,跟我爸一起登山的登山社大學生、還是大專生,他或他們,在太陽快下山時跌下懸岩受傷、整夜哭嚎求救!

因為天色昏暗,我爸爸他們無法救援、也無能為力!

等到隔天早天,大夥攀下山岩去找人,此大學生/大專生已經不幸死亡。()

(註:我還需要確認地點是奇萊山?大霸尖山?雪山?

還有受難者是:台大?清大?台北工專?還是其他大專院校?

另外到底是幾個人墜崖?)

當時也不像現在,有"隨叫隨到"的救援直升機(花的都是咱們公帑)

(其實在1972年的奇萊山邱高等三人山難失蹤事件,就有出動直升機搜救,但那次是當時的特例!)

遭遇這一次、或者這幾次的登山傷亡事件之後!

我爸也因為不想要他的長子看不到爸爸、妻子變成寡婦,後來只好忍痛放棄了登山這喜好。

不然以我爸爸當年的體力跟財力(當全聯的徐重任賺月薪9000元的同時,我爸當時開公司已經可以賺10萬以上月薪)

以及對於登山準備等事項,處理的科學化細心態度跟腦力,應該是台北工專第一名畢業的爸爸,搞不好也會成為台灣登山界的天王!

他搞不好也會去挑戰國外登山 (如果當時沒戒嚴、台灣人可以更輕鬆出國的話)

也搞不好,會成為以上新聞中聖母峰的眾多登山者們乾屍之一。

喜好登山者跟喜好其他極限運動者,對於自己的生命,都有跟常人不太一樣的看法跟標準吧!

對他們而言,能夠為興趣而死、能夠死在挑戰的途中,也是一種吸引力跟魔力跟榮耀吧!

我爸如果不是結了婚、而且決定以妻兒家庭為重,可能也不會選擇放棄登山,他一定也經過了內心一番掙扎!(不過他後來還是常去健行啦!當天往返的那一種!)

所以我不會輕易地、非黑即白地、批判這些執意要登山或從事極限運動,然後死在這些活動之中的人。

至於說,有人說從事這些運動,會讓父母家人擔心!

但會讓父母家人擔心的可能致死行為,多得是啊!

早上出門上學上班,可能死於:車禍、學校或公司午餐中毒、打球意外或公司機械意外。

平常去逛個街,可能死於:車禍、電梯意外、賣場火災、貨架倒下。

晚上去跑趴,可能死於:幫派械鬥、旁人吵架的流彈誤擊、毒品吸食過量、酒駕出事。

想說不出門比較安全的人,也可能猝死在床上座位上浴缸中、燒死電死在家中。

書生文人上街抗議,也可能死於政府鎮暴跟牢獄之災,光民進黨跟台獨前輩就一堆例子!

冒險犯難,也是人類拓展領土跟科技文明前進的動力!

跨越黑水溝的台灣先民、勇渡惡海開拓殖民地的盎格魯薩克遜、維京等民族;發明飛機飛上天空的萊特兄弟!不都是好例子?

至少對我而言,死亡本來就是無所不在,只是致死方式的機率比例高低而已!

我自己就是跟死神擦身而過多次的人,我自己周遭就有數人,死於以上看似平常的每日活動中!

再加上父親的親身體驗,所以我對於這幾則新聞中的死者,感到遺憾,但並不感到特別意外跟難過。

以上的父親親身經歷,我很想再提供更詳細的細節,因為這也是我跟日本人一樣龜毛的習慣!

(連我的日本同學跟同事們,都嫌我很龜毛!)

但因為已經在2007年底過世的爸爸,是一個低調、沉默、不愛談自己過往、不會對自己過去留下太多記錄、個性跟我截然不同的人!

所以,包括此文章所提到的種種父親生前英勇事蹟,都是家族親戚、爸爸的同學舊識們輾轉告訴我的,所以很多事蹟的細節,現在也難以再跟爸爸親自查證確認了!

最後我想說的結論是:

人生自古誰無死,只是這些登山者,他們在高山中,選擇了自己的死亡方式跟墳場。

喜歡此篇文章的,請別忘了到標題下方去按個讚、或者分享出去!好心有好報!祝您得眾神相助,好運財運滾滾來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