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有勞六位美國警察出勤的鐵馬】

在台灣的人可能很難想像在哪一天、警方會為了部頂多新台幣一萬出頭的自行車,出動三個梯次、六名警探員,四部警車跟一部警方腳踏車,親自到您府上為您作筆錄。

可是這檔聽來不可思議的事,卻活生生地發生在我身上。

數年前我獨自一人赴美求學,沒有任何親戚友人同學在身旁,當地也沒半個認識的人,一切都得要自己從頭開始。

而且因為簽證臨時出了一些烏龍,所以我是開學前幾天才趕到學校所在的都市。

關於我馬上要面臨的食衣住行四項的基本民生需求:

食的方面沒有任何問題;我會自己買菜煮菜,而且來美國之前在南美洲住了好幾年,對西方料理早就甘之如飴、習以為常。

衣的方面;也不用太擔心,我一向衣著相當隨性,而且我怕熱不怕冷,平均氣溫十五度左右的這美國都市,對我而言,並無需立刻添購衣物的困擾。

住的方面也已經搞定;赴美國之前就已經在學校訂好宿舍了,所以也沒問題。

一切就只剩行的方面有待我去搞定了。

美國的許多都市大眾捷運系統的普及率,仍舊比日本跟歐洲大部份的都市要來得低,像我住的這城市彼時也只有還算頻繁的公車跟市中心才有的單軌電車;而美國國土又那麼遼闊,光我們大學的校園就大得嚇人,沒有汽車代步當然是相當不便的。

但我因為較晚到美國,一開始就得忙著課業,所以暫時沒空看也沒空買汽車,便想說先買臺腳踏車來當校內跟市內的運動暨代步的工具。

抵達美國後的第五天,便去校區旁大學街上的車行看看。

愛用國貨的我,選中了一部臺灣製的白色捷安特Giant;加上配備共花了約四百美金元左右,比台灣貴了些 (當時美金跟新台幣一比二十五左右)

依照這腳踏車的顏色,我當下就給它取了個暱稱為Whitie (小白)

從此就展開了Whitie它跟我為期四年多的朝夕相處。

作夢也沒想到,才牽回宿舍的第三天,小白就首度被偷了。 

遇到這種事,首先就想到學生手冊中有講到要通知每棟宿舍每一個樓層的「舍監」(Resident Advisor)來處理。因為本校宿舍是學生自治的,所以「舍監」都是本校學生,他們往往沒有薪水或薪水很低,但可以獲得免費宿舍等優惠。

我便通知我住的樓層的「舍監」Justin賈斯汀,其實本樓層堂堂所謂的「舍監」也只是個十七歲的大一小毛頭,但做事卻非常成熟。

因為我沒報案經驗,所以Justin便從他的房間打電話代我向警方報案。

不料才約五分鐘後,警方就派遣了一男一女警員各開一輛警車過來我們宿舍,替我做了有生以來首次的筆錄。

這真是令我受寵若驚,我原本還以為要親自去警局報案的哩!

而一開學就有閃著警示燈的警車到宿舍,也引起了一陣小騷動。宿舍大夥也靠過來關切我的情況,而且也因為我是在宿舍外的腳踏車停放架上失竊的,所以也起了寒蟬效應:馬上很多同樓騎腳踏車的舍友也趕緊下樓費一番功夫把他們的單車牽上樓放在宿舍房間內。

寧可麻煩一些,也不要冒著被偷的風險。早知道我也這麼做!

七天後,仍然沒有任何Whitie的消息。

當我正打算要為短命小白做頭七、哀悼我一去不復返的一萬多元新台幣、並有準備再破費去大學街上的腳踏車行另娶新歡時,警方竟然打電話來通知我說找到了它,而且整台腳踏車毫髮未傷(除了鎖被破壞扔棄之外)! 

連警方也直呼我很幸運,因為在這都市一天失竊不下百臺單車,而且大都一去不返。去警局領回小白時,他們也說我可以去買樂透了!

後來我也真的騎著剛回我身邊的Whitie去大學街上買樂透試試手氣,可惜買了五注(一注一美金)全都摃龜了!

聽警方說,是有兩名開警車巡邏的員警,利用等紅燈時間在核對警車電腦內所記錄的失竊車輛檔案。

他們剛好瞥見在警車隔壁慢車道上停下的少年,騎的就是所有特徵完全符合我報案時的描述、原本就是屬於我的小白,所以得以當場人贓俱獲,也算是賊星該敗吧!

只不過因為那竊賊是少年犯,警方為了保護他,所以也沒讓我見到竊賊他倒底是長啥樣子。

從此事之後,我就非常地小心鎖好小白,但還是在一年多後的一次上夜間課時,不小心讓小白失竊了第二次。

這次我已搬出學校宿舍在外租公寓了,只得自己報警(有了上次經驗,我就知道怎麼報案了)。

很誇張地,美國警方好像沒事幹一樣,竟然在五分鐘內一位開著警車的警員、跟一位騎著越野單車的騎警,就迅速抵達我報案的系大樓外幫我做筆錄跟拍現場照了。

再度又很神奇地,幸運之神又給我一次機會! 

警方又在一週內通知我領回依然毫髮未傷的小白了!

聽警方說,它又讓另一個賊運不佳的少年落網了!

當然,還是沒見到第二個竊賊長啥樣子。

不管是這海港丘陵城市的上下坡、市區郊外還是沙灘森林,小白一直都很配合我的需求。

我也常像對待寵物般地跟小白聊天、為它打氣、肯定它的表現,甚至於我還為它編了一首歌!

出門時,我就哼著它的專屬歌曲去徜徉四方,無論颳風下雨、大太陽還是下雪。

小白分享我考試不順、失戀、遇上驚險等等的所有起伏心情,默默地傾聽承受,不會透露給任何人。

愛攝影但不喜歡被拍進照片的我,會在相片取景中該我站的地方把小白停好,再按下快門。

小白變成我「到此一遊」的最佳證明、跟我當然的專屬模特兒。

即使我後來買車了,小白仍舊是我短程或去戶外運動時的最佳代步工具!

我在美國共搬了四次公寓,大部分的搬運都不敢麻煩友人而是自己一人搞定。

第三次搬家時,因為太累了,凌晨兩三點還在搬家的我,便進房小憩一下。

我當時為了整理房間方便,暫時把小白鎖在一樓走廊旁柵欄,卻忘了牽進房內,

就這不到五小時的疏忽造成了第三次的失竊。

只得硬著頭皮、有點不好意思地再度報警,這一次又是兩名警探快速趕到及做筆錄;一個是開警車的,另一個則是穿著很酷的直排輪鞋跟短衫短褲溜過來。

但事不過三,好運亦然,幸運之神不再眷顧我身上,小白跟我的緣份終究到此已盡。

這一次它永遠離我而去啦,我再也不見它那跟我融為一體的俐落帥勁了。

後來,一位要回國的日本友人把他的單車送給我代步,令我有了小綠Greenie這第二台腳踏車。

可是我以往跟小白Whitie那一份患難與共的感覺跟默契,卻怎麼樣都再也找不回來了

【中國時報浮世繪’04/06/27刊出

更多本人原創著作,請按此

 

喜歡此篇文章的,請別忘了到標題下方去按個讚、或者分享出去!好心有好報!祝您得眾神相助,好運財運滾滾來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olin 的頭像
unolin

UNOLIN 邂逅 PIXNET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