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以前寫在另一個部落格的文章,現在為了要整合部落格,就把文章搬過來!歡迎參考參考!)

【自由時報~花編副刊-寵物馬戲團 2001/12/11刊出】

 

《蟑螂殺手土虱仔~懷念我UNOLIN養過的寵物~》

 

場景轉到了我房間內的浴室。

 

那裡面靠牆崁著一個乳黃色的浴缸,缸中一條約五十公分長的褐黑色身影,如潛水艇般神秘又肅殺氣氛凝重地緩緩巡弋著。 

 

那身影望著剛由我手中滑落的黑咖啡色蟑螂,在蟑螂還來不及落到水面的那一剎那間,褐黑色身影它半躍出水面,蟑螂從此消失於濺起的水花中。 

  

這瞬間吞噬蟑螂的褐黑身影,便是我國中時的寵物土虱「勇伯仔」。 

 

約十多年前,1980年代左右後期,當我家後面的那條溪還是清澈見底時,溪中不時可見到許多以往台灣常見的生物:吳郭魚、大肚魚、鯽魚、孔雀魚、野生烏龜、野生鱉、蝌蚪、青蛙,以及無數的水中昆蟲跟畔水為生的昆蟲:紅娘華、水皿、龍虱、好幾種豆娘、蜻蜓等等。 

 

住在附近的人常越過溪邊雜草到溪中撈魚,我也不例外。 

 

受到父親的薰陶跟影響,一向熱愛自然的我,從國小三年級起,也常常撈了不少魚來養在自己房間的浴缸中觀察跟養殖,所以有好幾年都不知道泡澡的滋味。 

 

而我的房間的床上,也放滿了許多小紙盒,中間養了不同種類的昆蟲:蟋蟀、螽斯、蝗蟲、螳螂、金龜子等,約數十種之多。每隔一陣子,我就把它們帶回原野放生,然後再抓些新的來養。 

 

所以我浴缸讓給魚蝦龜蛙、而我只有沖澡;床舖讓給昆蟲、而我自己卻反而一直打地舖睡地板,反正我怕熱,在南台灣的夏天睡地版倒也甘之如飴! 

 

而「勇伯仔」牠便是我撈過的最大一隻魚,當初抓回牠時,不以為意的就將其往裏面已經養著大肚魚、孔雀魚、青蛙等的浴缸中放。 

 

可是沒過幾天,我就發現其他水中生物族群的數量銳減,這時才驚覺我原來帶回了一隻「小魚殺手」,並當下替牠取了個「勇伯仔」的封號! 

  

我趕緊將僅存的小魚撈起,或改養在水盆中、或拿回河中放生;而我房間的浴缸也從此變成「勇伯仔」的專屬總統套房。 

 

問題來了,我不忍心把小魚拿來餵「勇伯仔」,那要抓什麼來餵它哩? 

 

當時的我跟現在一樣:一向寧願自己先花時間精力去實驗跟找出答案、而不願意輕易地就放棄改去請教別人;便打消了去詢問在田裡水池中也有放養土虱的外公之念頭,決定先從我們自己家的廚房試試找答案。 

 

先試媽媽當天向外公拿的、外公他自己種的高麗菜吧!

 

想不到一試就中,「勇伯仔」毫無怨言地接受了我的首樣試驗品。 

 

幾天後,有一次追捕一隻成年的大蟑螂,從房間一直追到浴室;結果蟑螂不小心飛到浴缸中,才掙扎了不到兩秒,就消失在「勇伯仔」的一個急轉身所激起的水花中了! 

  

我愣了一會兒,看見水中確實只剩下「勇伯仔」孤傲的身影,這才恍然大悟:看來,日後我家的蟑螂有比抓來炭烤、拍成肉醬更好的酷刑解決方案了! 

 

從此只要抓到了蟑螂,不論大小,一律往浴缸內丟就對了。 

 

而「勇伯仔」食量也很大,一天十餘隻蟑螂也吞噬得下!

  

不過「勇伯仔」牠似乎也很有靈性,對我的撫摸及手指逗弄,都欣然接受,牠從未咬過我,而我也對它那滑膩的身軀很感興趣。 

 

我也常常邀同學來觀賞我們的獨家土虱餵食秀:把事先抓到關在罐子內的蟑螂,一隻隻抓出來丟到浴缸內。 

  

而「勇伯仔」也很給我面子,每次都以極帥氣的缸中霸王氣勢來一口消滅牠的獵物,那場面決不輸後來才開始流行的水族館內的鯊魚餵食秀! 

 

後來國中畢業,我們家要移民南美洲了,我決定在出國前兩個月把「勇伯仔」放到原本抓到它的地方,讓牠跟其他昆蟲、魚、龜、青蛙等等寵物一起回歸自然。 

 

又約一個半月後,鄰居也在同樣那一條溪中抓到了一隻褐色土虱。 

 

我也跑去鄰居家看了,但既不能確定鄰居撈起的那土虱是否便是我們之前的「勇伯仔」、也沒勇氣斷了人家的牙祭夢。 

 

不過這鄰居卻先養著它(我倒沒問他是拿什麼餵的、也沒問他為什麼不殺來吃),一直到我出國都未把牠宰殺。 

 

兩年後,我首度回國探親,卻得悉那位鄰居跟家人已經因簽賭大家樂賭輸好幾百萬而落跑了,當然也沒人在乎跟知道那條土虱的遭遇了。 

 

第二次回國,驚訝地發現河川的兩岸已經改為被水泥牆給圍起來、草叢全不見了;人們再也不能下去親近水了、而水質也開始渾濁不清了! 

 

現在我又回國暫時定居南台灣這依溪畔而建的老家了,偶爾也會買當歸土虱來打打牙祭。 

 

這些人工養殖的土虱讓我吃得心安理得(雖然有人爆料說它們是吃死老鼠長大的),但我不時仍會在大啖土虱的同時,想到當年「勇伯仔」矯健的黑亮身影,跟家後面那條「黑龍江」。 

  

那條現在為一股黑污水、一些惡劣鄰居不時丟垃圾進去裡面、非法工廠不時排放廢水;但我童年時期曾經風光明媚、鳥語花香、魚蝦嬉戲、蟲兒爭鳴的小溪。 

 

那彷彿遙遠的一切,也只不過是約二十年前的事呢! 

 

【自由時報~花編副刊-寵物馬戲團‘01/12/11刊出】 

創作者介紹

Pixnet 邂逅 unolin

un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